猴哥被五行山镇压五百年所蕴含的道家思想

猴哥被压五行山,今天突然有一点小想法,交流一二。
西游记里看着是降魔除妖,通篇内容却在叙说着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比如二郎神和悟空斗法时,变化出不同的动物飞禽:
二郎圆睁凤目观看,见大圣变了麻雀儿,钉在树上,就收了法象,撇了神锋,卸下弹弓,摇身一变,变作个饿鹰儿,抖开翅,飞将去扑打。大圣见了,嗖的一翅飞起去,变作一只大鹚老,冲天而去。二郎见了,急抖翎毛,摇身一变,变作一只大海鹤,钻上云霄来嗛。大圣又将身按下,入涧中,变作一个鱼儿,淬入水内。二郎赶至涧边,不见踪迹,心中暗想道:“这猢狲必然下水去也,定变作鱼虾之类。等我再变变拿他。”果一变变作个鱼鹰儿,飘荡在下溜头波面上。等待片时,那大圣变鱼儿,顺水正游,忽见一只飞禽,似青鹞,毛片不青;似鹭鸶,顶上无缨;似老鹳,腿又不红:“想是二郎变化了等我哩!”急转头,打个花就走。二郎看见道:“打花的鱼儿,似鲤鱼,尾巴不红;似鳜鱼,花鳞不见;似黑鱼,头上无星;似鲂鱼,鳃上无针。他怎么见了我就回去了?必然是那猴变的。”赶上来,刷的啄一嘴。那大圣就撺出水中,一变,变作一条水蛇,游近岸,钻入草中。二郎因嗛他不着,他见水响中,见一条蛇撺出去,认得是大圣,急转身,又变了一只朱绣顶的灰鹤,伸着一个长嘴,与一把尖头铁钳子相似,径来吃这水蛇。水蛇跳一跳,又变做一只花鸨,木木樗樗的,立在蓼汀之上。二郎见他变得低贱——花鸨乃鸟中至贱至淫之物,不拘鸾、凤、鹰、鸦都与交群——故此不去拢傍,即现原身,走将去,取过弹弓拽满,一弹子把他打个踵。那大圣趁着机会,滚下山崖,伏在那里又变,变了一座土地庙儿
现在再来看如来五指山,为了困住猴哥,化成的是五行山。什么叫五行呢?五行兼合阴阳,阴阳二仪是天地初开天地的状态,是为完满没有破绽。猴哥是天地孕育而生,阴阳五行刚好能够镇压住他。
当然不仅于此,西游记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佛(释)道两家的交锋与融合过程,对于儒家却没有过多提及,或者说并没有那么明显。其实细看,儒家思想同样表述其中。
比如唐僧生父陈光蕊被强人所害,生母殷氏满堂娇先是委身于贼,等生下唐僧(江流儿)后,让唐僧逃出生天,等到江流儿长大,母子相认时就要自尽。江边祭拜亡夫时想自尽,等到陈光蕊复阳后,又想自尽。而最后还是自容自尽了。这些看着是因果报应的佛家思想,里面却透露着儒家的伦理思想在其中。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儒家思想体现。我们知道西天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既是佛家的“九九归一,终成正果”,也是道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变幻,九九八十一后又再循环,归一。”,同时也是儒家“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表述。
中国历史上,几经兴佛灭佛运动,佛道儒(释道儒)的争斗和融合也体现在世俗王朝的更替之中。也在上千年的时光沉淀里,形成三教合一的状况。

版权声明:
作者:洒墨坡
链接:https://samopo.com/samo/108.html
来源:洒墨坡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