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代,突显制造工业的稳定基石地位

放在正常时期,英美诸国的强大服务业社会分工让我们羡慕不已,他们不需要进工厂做流水线上的一员,而是轻轻松松体体面面的把高薪给挣了,刷一小时盘子也能抵我们干一天的脏活累活,总之会觉得,那方热土实在太美好,挣钱太容易了,生活太舒服了。但通过这次疫情,也能反衬出他们的这种生活方式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美好。

当他们通过服务业,吸引我们这些制造业国家的资金去消费,当他们通过软件或一些规则的界定,使用服务来获得收入,从而让他们的软服务换取我们这些国家的硬产品,并且我们的硬产品价格更低,他们通过软服务更容易获得。原本这样的一种交换方式相安无事的进行了远看几百年近看也有几十年,但在这次全球都有涉及的疫情中,由于旅游业等等很多产业受到的涉及实在太大,他们的软服务收益下降得太多了,但要生活他们的硬产品需求却不曾降低,所以在这一段时间里,他们的需求大于产出,对于他们来说,这日子就过得比较艰难了。

但对于提前控制住疫情的工业制造国来说,这也许是史上最好卖产品的经历了。这段时间已来,中国的产品真的不愁卖,愁卖的那些产品,也确实是别人目前用不上或者是消费跟不上来用不起的。

好在我们是最早控制住疫情的国家,也好在我们是制造业国家,不像服务业国家全靠人员流动来创造收入。我们的人员流动后可以在一段时间里比较稳定的提供服务,这也许是最大的一个利好了。

版权声明:
作者:洒墨坡
链接:https://samopo.com/samo/201.html
来源:洒墨坡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