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轮回?也议湖北荆州关公雕像“砍头”搬移

今天刷到的新闻是被评了无数次的湖北荆州关公雕像被搬移了,而且这不是整体搬移,而是“砍头”搬移,一千多年前,已然封神的关公丢荆州走麦城被割下脑袋,没想到今天历史又一次重演,不由得让不信命的我也想起了宿命论。

想那关二爷,坐镇荆州时,一个个名将穿花般来袭,如同金牌陪练,纷纷止步于荆州门前,一一让关二爷驱离出境,一时气骄意满,威震华夏。成也荆州,败也荆州,当关二爷被诈走了荆州后,走上了尸首分离的不归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千多年前,关二爷一颗大好头颅被割下,一千多年后,关二爷又一次被砍头。

关二爷被砍头已然是一个宿命了,而别一个宿命则是,关二爷每一次都死于小人物之手。

我们国家,不可谓不伟大,几十年前取得的成就让世界为之惊叹,以鲜血洗涮耻辱,从一个半殖民地到今天的主权国家,世界列国为之侧目。但是屁股决定脑袋的事实在太多太多了,权力离关进制度的笼子还太远太远。

像荆州关公雕像,在立像之前就要听取民心民意,而立像之后,就要扎扎实实一心一意,大佬说了要修,那就修,反对的声音多了,那就要拆要移,劳民伤财,花的是纳税人的钱,不知当事人是想过还是没想过,搞得就像过家家一样。

原本是有人大制度,是制约主政者的一道篱笆,但一个普遍的事实却是,人大听命于主政者,没起到约束权力的作用。

人大的议案是一把手是实权者的议案,而不是人民群众的意愿反馈,已然脱离了实际。这都是必须要改,不得不改的地方。

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要能够做到藏富于民,要节约,要少走弯路,要把那些一个喜欢就建了,一个命令就拆了的乱作为戴上锁铐,这样才能建立一个人与自然共存不铺张不浪费的可持续发展社会。

版权声明:
作者:洒墨坡
链接:https://samopo.com/samo/228.html
来源:洒墨坡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